唉唉,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拼出我的第一篇R18文(不是里包恩和雲雀啊 囧)
這是第一篇啦,起因是因為獄寺小公主在某個很愚蠢的時刻惹我生氣了,所以我決定要把他抓過來好好虐待一下,結果還是讓他和山本武很愉快的繼續結局了,我失敗了 囧



話說我的前面鋪陳好長啊 囧



   ×  ×  ×




   偌大的辦公室裡只有一個人在埋頭寫著文件,和往常有兩個人吵吵鬧鬧的氣氛完全不一樣,就算他以前多暴躁於常常來訪的不速之客,但現在他卻希望那人就在他的身邊。一個人寫著報告的感覺好無趣,連一點點的小動靜都很容易拉去他的注意力。

   獄寺放下手中的筆重重的趴了下去,他低平的視線除了可以看到眼前滾動的鋼筆外還可以看見堆積如山的文件,那是就算他每天熬夜也很難做完的份量,其中有很多一部分是山本武那個該死的混蛋的份內工作。

   當山本武還在義大利的時候,總是會抱著快要散落一地的文件跑來和他共擠一個辦公桌,每次獄寺幾乎都要抓狂的要自己忍耐,因為如果炸飛了山本武的話所有的工作就會落到他一個人頭上,而且重要的文件可能也會有所損傷,他不能做出任何會危害彭哥列家族的事情,所以他只好忍耐。

   終於等到山本武被派去日本進行特殊任務,他可以一個人好好的在大辦公室裡工作、休息、好好呼吸,可是他卻覺得有哪裡不對了,可能是少了那個工作到一半就會磨蹭到他旁邊的人,也少了常常讓他怒吼大罵的騷擾。
   他真的太習慣山本武的存在了。

   閉上眼睛讓自己好好沉澱一下,獄寺決定先把目前手上的工作擱置在一旁,先處理新的工作來轉換心情。深深呼吸了一下,連熟悉的味道都沒有了……,有些難捱的他再度坐了起來,伸手從成堆的文件中抽出山本武的文件。

   這該死的王八蛋也積欠太多工作了吧,等他回來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可是話說他人都去了半個月還沒有回來啊。

   獄寺偏過頭決定要好好認真工作,他打開文件的第一面立刻爆發出了咒罵聲,然後他匆忙的把夾在上面的淡藍色紙條拿出來仔細的看著,是山本武出發前留給他的紙條。

   幾乎是和本人一樣神經大條的書寫方式,但是獄寺卻覺得比往常都來的開心,前面不外乎就是要他好好的照顧自己,工作忙碌之外也不要忘記休息,看見山本武還交代他要幫他完成文件工作時獄寺忍不住笑著咒罵了一聲。

   但是他看見後面的留言時卻皺起了眉頭,山本武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任務,是非常危險的任務,山本武簡單的說著他會小心不要讓自己受傷,然後他會活著回來見他的隼人寶貝,他還說如果獄寺很擔心他的話可以上網和他用視訊,這次他特別申請了一組手提電腦隨行出派任務。

   整篇留言算是山本武寫過的字數裡面很多的了,所以獄寺可以知道這次的任務一定是超難度的任務,他忽然很想念遠在日本的山本武,尤其是他看見了紙條的最後一行,很簡單的三個字。
   我想你。

   獄寺小聲的罵了幾聲山本武一年四處都在發情之類的,但是他的嘴角卻忍不住上揚成一個很漂亮的弧度。

   光亮的皮鞋輕輕在地板上蹬了一下,有滾輪的辦公椅立刻輕巧的滑到了接待用的沙發桌椅旁,獄寺的手月過低矮的桌面,勾到了放在桌子另一側的筆記型電腦,他把筆電螢幕轉向他,手指熟練而快速的在鍵盤上移動。

   把紙條上留下來的帳號輸入視窗之後,他按了幾個按鍵就跳出了視訊邀請的視窗,看來山本武一直待在線上等著他發現這張紙條。獄寺皺著眉頭把滑鼠移到同意的地方點了下去,然後他就看見山本武放大的笑臉出現在桌面上。

   「隼人你好慢才來。」

   因為網路傳輸的關係山本武的影像並不是很清楚,而聲音通過了麥克風之後已經完全不是他本來的音色,但是那個說話的語調還是獄寺所熟悉的。他看著影像裡的山本武,下巴出現了一道以前從未出現過的疤痕,他看著那道被放大拉長的傷口冷冷的問:山本武,解釋一下你下巴的疤痕。

   山本武的影像遲緩了兩秒才哈哈笑著摸了他下巴上的傷痕──這個嘛──他收起笑容靜靜的看著獄寺幾秒後才輕輕的開口:因為太想你了所以才受了傷。

   獄寺的臉快速的泛紅,然後他暴躁的搶過放在桌上的麥克風破口大罵:「媽的山本武,你給我認真一點回答!」

   「嘛嘛、我想早點結束任務,不小心就出了點意外嘛。」從視訊畫面看到氣急敗壞的獄寺,山本武還是笑了出來。

   獄寺不甘心的瞪著畫面上讓他覺得異常討厭的傷疤,配在山本武笑著的臉上看起來那麼猙獰,他的指尖摸上了電腦螢幕卻摸不到畫面裡面的人影,他瞪著山本武凶狠的說:「你要是再受傷就不用回來見我了。」

   山本武的臉突然就垮了下來,他對著螢幕可憐兮兮的問著獄寺:「這是都不能再碰隼人的意思了嗎?」

   原本還沒有聽懂這句話的獄寺還很心疼他出任務的辛苦,可是當他明白的時候他的臉就猛然的燒紅,然後他整個人從滾輪椅子上跳了起來,連麥克風都沒有拿他就對著視訊的鏡頭開始怒吼:「你精蟲衝腦啊!媽的山本武,你不要回來見我了!」

   獄寺對著鏡頭給了山本武最後一個中指,他把筆電的音量調到靜音之後就紅著臉氣沖沖的離開了,連視訊的視窗也沒有關,所以山本武只能看著視訊的畫面一直停留在獄寺辦公室裡面接待用的沙發椅上,就算是這樣他也捨不得把視訊關掉。

   走回自己的辦公桌前,獄寺才發現他的滾輪椅還留在筆電前面,惱怒的走回去把椅子拖了回來獄寺才又開始定下心來辦公,仔細的瀏覽過文件卻很難專注於上面的文字,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想那個不知道還坐不坐在電腦前的男人。

   重重的嘆了口氣走回去電腦前面,獄寺看見視訊畫面裡的山本武動也不動的趴在遠遠的床上,旁邊他留下的的一行字是:隼人加油,乖乖工作。

   紅著臉嘖了一聲,獄寺放棄把山本武叫起來的念頭又回去辦公。看見山本武躺在床上疲憊的樣子,這次的任務肯定非常的難,而且連他的下巴都受了傷……,所以他偷偷決定要在山本武回來幫他把他份內的工作都做完,好讓他回來之後可以休息一陣子。

   一整天獄寺都埋頭在桌上的文件,很快的堆積如山的文件都被漂亮的整理到了左手邊的公文夾裡,就等著山本武回來的時候在一次送到阿綱那邊而已。獄寺抬頭看了時間,今天一整天下來工作了將近十多個小時,雖然說還有沒有批示完的文件,但是份量可以等到明天在一次輕鬆解決。滿意的站了起來,他朝向被冷落很久的電腦走去。

   畫面上的山本武還是躺在床上,獄寺不耐煩的傳了好幾個來電震動,但是對面的山本武還是完全沒有回音,連翻身的跡象都沒有。過了半小時之後獄寺開始擔心了,本來是以為山本武會迫不及待的衝向前和他打招呼,沒想到看見的是躺在床上完全沒有反應的山本武。

   皺了眉頭抓起麥克風開始破口大罵,但是對面的人卻完全沒有回音。

   獄寺擔心的抓起手機播了他的電話,也是完全沒有回音的狀態,他擔心的蹲在電腦前面敲打著鍵盤,直到一雙手堂而皇之的環住他細瘦的腰身他才震驚回過頭。

   山本武?鼻間的味道熟悉的讓他喊出了這個名字,這雙拿慣武士刀和球棒的手也是那樣的熟悉,他錯愕的看向視訊上還在熟睡的山本武,然後轉過頭來看見了塞滿他整個視線的寬闊胸膛──是山本武。

   「隼人,有想我嗎?」把頭埋在獄寺溫暖的肩窩裡,他低低的笑了。

   畫面上的東西是什麼?獄寺不死心的用滑鼠在畫面上點來點去的,想要確定電腦到底有沒有壞掉。

   轉過獄寺用力收緊了手臂把獄寺整個人正面掐進他的懷抱裡,往後坐倒在柔軟的沙發上,他抱著跨坐在他腿上的獄寺笑著說:「那只是貼在視訊鏡頭上的照片而已。」

   完全來不及破口大罵他就被山本武一句話安撫了下來,在他耳邊幾乎是氣音的聲音說著:「就算我不在,我也要你看著我。」

   看著山本武多了一道傷口的下巴,他拿慣炸藥的修長手指忍不住摸了上去,從下巴的地方一直摸到了嘴唇,那是一道細長的傷口。獄寺漂亮的手指輕輕摸著山本武擁有美好弧度的薄唇,然後被山本武伸出的舌頭輕輕的舔著。

   閃電的縮回手,獄寺瞪著山本武罵到:「不要亂發情!」

   抓回獄寺的手放在他唇邊近乎情色的舔著,他看著獄寺紅透的臉蛋極盡曖昧的說:「這表示我半個月來都沒有偷吃啊,隼人。」

   山本武把臉埋在獄寺的肩窩裡,細細的在他漂亮的鎖骨上吻著,修長的手指毫不猶豫的扯掉了獄寺身上的衣服,手指沿著頸椎一路往下,在獄寺微弓起來的腰身下滑進了他所熟悉的領域。

   「媽、媽的山本……山本武,偷吃就不用、不用回來見我了……。」

   喘著氣忍受山本武的頭髮扎在他頸間上的麻癢感,他環抱住山本武寬闊的肩膀,任憑他的手指翻過他的褲延繼續向下。臉停留在獄寺的胸前吻著,在他所能看見的地方都留下細碎的吻痕,一隻手憐惜的摸上他已經紅透的臉頰,山本武笑著開口:「隼人,這時候你只需要呻吟和咬住我的肩膀就可以了。」

   「去你、唔哼。」

   怒罵很快轉成低沉的哼痛聲,漂亮的眉毛緊蹙在一起,他忍受著身後的不適感咬上了山本武有力的肩膀。胸前的感覺完全無法麻痺身後的異物感,尤其是沒有潤滑的進入對一直以來都很容易受傷的獄寺更是痛苦。

   隼人乖,深呼吸、放輕鬆。靠在獄寺的耳邊,山本武舔著他小巧的耳垂輕聲安撫著,然後把稍微探入的手指一鼓作氣的深入。獄寺抱緊山本武震動了一下,咬住他肩膀的牙齒卻飛快的撤離,他閉上眼睛忍受著痛苦的進入,然後感覺山本武溫熱的薄唇離開他的胸前。

   低下頭用牙齒拉開了獄寺褲子的拉鍊,隔著薄薄的一層布他舔著獄寺,然後滿意的感覺手指的緊滯感稍微鬆弛了一點。抬頭看著獄寺緊咬住的牙關,山本武小心的挪動他身後的手指試圖讓他習慣,前面也沒有閒著,他拉下了獄寺的內褲舔著敏感的大腿內側,然後在含進去的瞬間把抽出來的手指用力的插到最深處。

   「唔嗯!」手指抓著山本武短短的頭髮,獄寺漂亮的手已經開始痙攣,勉強自己把手指從山本武的頭髮上移開,他把手放到了獄寺的襯衫,然後瞬間把燙的整齊筆挺的襯衫抓的一團皺。

   抬眼給了他一個極盡惹火的表情,加快了手指和嘴唇的動作,想用手捂住一直要脫口而出的呻吟,卻被山本武的手指撬開了嘴唇。手指在他的嘴裡煽情的攪動著,直到聽見充滿鼻音的殘破呻吟。抽出手指,一道銀白色的絲線淫靡的橫跨過獄寺的胸前,然後伴隨而來的是完全無法忍耐的悶哼,在聽見獄寺無法忍耐的甜美呻吟後,山本武一隻手扣住了獄寺跨在他身上的大腿重重一吸。

   短促的驚叫過後獄寺攀住山本武的肩膀用力喘著氣,幾乎無法運作的大腦空白了幾秒,山本武則是抬起了頭笑的像偷腥成功的貓,他把獄寺低下的頭抬了起來,看見他燒紅的臉和斷斷續續的急促喘息他壞心眼的笑了笑,把唇邊殘留的液體用舌尖輕輕舔掉。

   「去、去你的,嗚哼……」

   瞇著眼忍耐山本武在他體內旋轉擴張的手指,獄寺的手繞過山本武的脖子仰頭呻吟著,前面的餘韻都還沒有銷散他就開始後面的動作,起著霧的慵懶眼睛瞪著那無辜的雙眼。手指的溫度已經讓山本武很難忍耐,好不容易等到獄寺窄小的內部放鬆了他才小心的抽出手指。

   被手指充滿的感覺一下子撤離,反而讓獄寺已經經過適當安撫的內部焦躁不已,股間快速的收縮讓獄寺到抽了一口氣,他瞪著山本武笑著的臉,然後感受著抵在他身後的溫度。

   隼人……可以了嗎?山本武一隻手在獄寺纖細的腰身來回滑動著,他吻上因為後方快速收縮而喘息呻吟的甜美唇瓣,在和他唇舌交纏的瞬間感受到了他小力的點了一下頭,山本武握著獄寺的腰身用力的挺進,然後感覺他迫不及待接納他的柔軟熱度。

   推開了山本武還和他交纏的的上身,獄寺抱緊了他忍耐著股間灼熱脹痛的感覺,一瞬間把他空虛的內部充滿,短暫的快感閃過卻讓他飽脹疼痛像擠出了肺部所有的空氣,眼睛快速的泛起水霧他帶著濃重的鼻音悶哼著。

   山本武拍著他僵硬的背部,手指沿著形狀優美的背脊來回滑動著,手指一路滑下直到來到了那個相連接的地方,感覺獄寺戰慄了一下,傳來一陣讓他幾乎很難克制自己的瘋狂收縮,他抱緊獄寺在他的脖子留下一串長長的細吻,直到獄寺的腳環上了他的腰他才又挺進了一點,裡面溫潮的熱度就是他半個月來朝思暮想的。

   「要做就……唔啊!」

   話還沒說完就被山本武猛力的進出打斷,他跨坐在他身上的身體因為沒有支撐點只好用力攀緊他的肩膀,甜美的呻吟從來不及咬緊的牙關裡瘋狂流洩出來,獄寺的脖子用力的後仰想緩解後方太過激烈的衝擊,卻被山本武追過來的薄唇奪去了呼吸的權利,銀灰色的髮絲在空氣中晃動著,連著的軀體激烈擺動的淫穢呻吟形成一個極端刺激的畫面。

   山本武用力的挺腰,把自己更深的埋進獄寺纖細的身體裡,甜美的悶哼消失在山本武的嘴裡,獄寺的腳指卷起夾緊他強悍的腰,敏感的內壁緊緊的攀附著來回進出的他,驟然升高的溫度讓山本武瘋狂的咬上獄寺形狀優美的唇。身體傳來的燥熱讓獄寺全身都難以呼吸,尤其是他夾緊的腰不停的抽插著,讓他全身隨著快速的頻率震動,容納著山本武的部分巧妙的貼合著他,因為強大的官感刺激快速的收縮著,讓山本武在唇舌交纏的間隙發出極盡滿足的喘息。

   山本武咬上形狀優美的下巴,在獄寺看向他的時候卻又伸出舌尖勾畫著獄寺下巴的弧度,朝他拋去了一個火熱的表情,他深吸著著氣說:「還是這樣比自己來好吧。」

   睜開緊閉著的雙眼,泛紅的眼框瞪著正在加速的男人,想要開口罵他卻除了呻吟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用指甲在他背後用力抓著來洩憤,然後他感覺不可能再變大的東西又脹大了一點,努力放鬆身體接納著他同時也無可忍耐的叫了出來。

   笑著看向獄寺幾乎要掉下淚來的眼睛,他的速度猛然加快,然後在手指摸上獄寺胸前的瞬間他用力的拉下獄寺瘦削的腰身挺進,在最深的地方他悶哼了出來。感覺到內部熱流湧上的獄寺也急促的喘息呻吟了出來,在山本武乾淨的襯衫上留下的痕跡。帶著濃重的鼻音獄寺攤在山本武的胸前劇烈的喘著氣,臉上帶著激情過後的餘韻。

   轉開頭不理會山本武幫他把汗濕的頭髮順到耳後的行徑,瞪著山本武他開口:「不要一次進去三根手指!」

   山本武嘛嘛的笑著,然後摸上獄寺光裸的背脊反覆撫摸著:「好久沒見隼人了。」

   「那不是藉口!滾!」

   「隼人希望我滾去哪裡?」

   山本武意有所指的抽動了一直沒有從獄寺身體退出來的部分,他非常開心的發現獄寺的內部依然火熱有彈性的等待第二次來臨,尤其是那個永遠讓他以為是第一次的緊滯。然後獄寺非常驚恐的發現一直埋在他體內的部分又有漸漸變大的趨勢,快速的看向山本武清爽的笑臉,還來不及拒絕就被山本武翻身壓倒在辦公室的地板上。

   「現在有潤滑不會那麼痛了,隼人乖。」

   因為剛剛的翻身讓山本武在他的體內旋轉了一圈,敏感的內部無法克制的快速收縮著,股間難受的傳來麻癢刺激的獄寺在山本武的身下用力喘氣著。認清了眼前形式的他嘆了口氣,光喘息就沒有時間說話的獄寺狠下心來拉過山本武吻了上去。山本武的舌頭刷過獄寺整齊的牙齒,發現他的前方敏感的又有了反應,把頭靠在獄寺的耳側他開心的朝耳廓吐氣問:「這麼想我啊?」

   「去、去死吧。」







   ×  ×  ×


話說我的題目真的很差勁,有興趣的人留言取個新的吧
如果真的有人幫我取新題目的話(會有人嗎 囧),下一篇的文章就留給你指定題目和內容吧,我討厭想題目和內容的說

前提是:題目也要我喜歡才能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rstreet 的頭像
norstreet

你要知道,我並不無恥

norstre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燁
  • "小別勝新婚"怎樣XD(認真的)
    因為真的是小別勝新婚啊......
    指定題目我想要跟你寫同一個喔~=ˇ=
    如果接受指定自己過來跟我說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