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後面被吃字,來補一下XD。 
心得後記照規矩,是之前的我沒重新打過。

這篇大概不會太快樂

老規矩是不安分的我一定會打好幾天,因為這篇並不快樂,而且我最近迷上了打工

我喜歡這種帶著難過的東西,痛苦比快樂更能證明存在,因為人總是很難記住所擁有過的快樂,卻很容易記住悲傷

 

但是,我打起來很難受

 

  ×  ×  ×

 

   這是鋼琴的聲音,他曾經聽過,不只在夢裡

   這是鋼琴的聲音,他曾經聽過,就坐在舖著紅色絨綢緞的椅子上,靠著旁邊乾淨芳香得像百合花一樣的溫柔女人,他聽見了那個來自於夢中的聲音,也聽見了那個來自於天堂的溫柔嗓音是天堂嗎?就算那裡是一片潔白,也不會是天堂大概是修羅道裡吧,只有這麼悲傷的地方才會出現真正溫柔的嗓音,他曾經在地獄裡聽過,不只在夢裡

 

   獄寺翻了個身,他又聽到那個很遙遠很遙遠的音樂了,就像是涉水而過的輕柔窸窣聲,比任何他聽過的聲音都還柔軟,打在鼓膜上就像往下流的溪水勾住腳踝一樣溫柔殘卷那是幾歲的記憶了?一段永遠停留在三歲的記憶吧,一段只要他的耳朵還聽的見,就永遠會仔細聆聽的記憶

 

   正面躺著,他的臉在黑暗裡看著幾乎像一個濃重漩渦的天花板,把手舉起來小心的摸索著明明沒有任何的東西的前方,即使是這麼黑的空間裡,他還是能輕易的描繪出所有熟悉的符號,比記憶中更清晰,就像早就停留在指間

 

   那是誰的聲音啊?一定是一個流著淚的漂亮天使

 

   我很想你獄寺的手沿著黑色的輪廓線向下,他感覺自己的手摸著那白瓷一樣的漂亮臉蛋,就像真的有溫度一樣,他感覺自己的指尖灼燙,讓他難受的幾乎想要站起來緊緊擁抱那個根本不存在的人影

 

   嗶滴──他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顯示現在是九月九日整,一封來自於山本武的簡訊出現在手機螢幕的上面,湛藍的幽光在月亮也照不進來的房間裡特別顯眼,一個淡藍色的方塊直直投射出去,在天花板上面映照出像大海一樣深邃的顏色

 

   獄寺從來都沒有忘記他八歲那天,他是怎麼樣瘋了的跑過長長的走廊,看著遠方一點散發出明亮白光的地方用力奔跑他的眼淚幾乎奪框而出,但是他需要把大哭一頓的力氣留下來,好讓他用力的逃離這條通往地獄的迴廊

 

   他用力的奔跑,看見眼前原本狹小的出口越變越大直到變成一個比他還要高出許多的門,他沒有逃離這個充滿痛苦的世界,所有的斐言流語還在,就停在他的耳朵上細細的咬著他發麻的神經,他只好用力推開門,然後迎接到的是再刺眼不過的光芒還有那段從來都沒有停過的鋼琴聲他咬牙,再也沒有回頭

 

   是八歲的事情……

 

   獄寺伸手向床頭櫃探過去,胡亂摸索之後總算是拿到那隻剛剛跳到九月九日零點零壹分的手機,他瞇起眼睛藉著手機微弱的光芒看完了山本武傳來的短訊,只是很平常的生日祝賀,還有一句──我在你家門口

 

   他用手壓住眼睛咒罵著起身,然後穿越沒有任何人的房間和客廳,他來到玄關後輕輕的靠到了門上,沉默了很久才開口:山本武?

 

   「隼人,不開門嗎?」山本武的聲音隔著門聽起來有點模糊,但是獄寺可以輕易的辨認出背後所潛藏著的快樂

 

   獄寺把頭抵在門上悶聲開口:今天沒那個心情山本武的聲音停頓了一會之後又發出往常慣有的餘裕嗓音:嘛嘛、今天是你生日,我想當第一個幫你過生日的人

 

   「山本武,我不想要

 

   隼人……,你聲音聽起來很糟山本武在門的外面皺了皺眉,他幾乎想要拿出包包裡趁獄寺睡著的時候跑去偷打的他家鑰匙,但是今天是獄寺的生日,他並不希望在現在情況這麼糟的時候還雪上加霜,尤其獄寺的防備心一向很強

 

   獄寺完全不想猜測外面的山本武在想什麼、在幹什麼,他只知道自己今天連罵人的心情都沒有的確是很糟糕啊,為什麼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覺得這麼難受呢?手指就像燒傷一樣刺痛,沿著每一寸神經向上蔓延,他幾乎能感受到那些疼痛就像旋律一樣,就像琴聲一樣纏繞住他

 

   外面的山本武已經停止要求獄寺開門了,他拿出了原本包裝精美的禮物,小心的沿著邊邊把包裝撕開,裡面是一個做工非常精美的音樂盒

 

   隼人,這是我要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山本武貼近門小聲的說著,然後把音樂盒旁邊的發條慢慢的轉緊

 

   第一個音符出現的時候獄寺震驚到不能相信自己所聽見的,他快速的拉開大門看著山本武微笑看著他的臉,然後他把視線往下,聲音正是從那個放在山本武手上的漂亮音樂盒裡發出來的每一個音符出現的時候上面的天使都會隨著發條轉著圈,就像跳著一首永遠都沒有盡頭的華爾滋,跟著這首他熟悉到不能的音樂,永無止境的跳下去

 

   「隼人生日快樂

 

   山本武的手摸上獄寺還處於震驚的臉上,很輕很輕的摸著,但是獄寺的眼底什麼都看不進去,他只看見那年,八歲的他瘋了的在那條長長的走廊上狂奔,什麼也沒能甩掉,就連這個旋律都像是從最深的狹縫裡傳出來的,而不是天堂

 

   「你從哪裡知道這首歌?」

 

   嘛嘛、去年隼人生日時小鬼辦的黑手黨慶生遊戲啊那天好像是隼人把我帶回來的吧,沒想到居然昏倒了,哈哈山本武笑著把音樂盒放到獄寺的手裡才繼續開口:半夜起來的時候聽到了隼人在彈琴,就用手機錄下來了,隼人不喜歡嗎?

 

   獄寺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他只是冷然的看了山本武一眼就轉身關上門,沒有理會被關在門外的山本武會怎麼樣,他只是沿著一開始的路線回到他的房間裡,把剛剛收到的音樂盒放在床頭,他卻知道自己沒有再上一次發條的勇氣

 

   就算音樂盒沒有出現那段讓他難以忘懷的旋律,他也知道他會想起來,即使他閉上眼睛都會浮現出那段讓他情難自禁的音樂

 

   從他還沒有記憶的時候,幾乎就是嬰兒的那個時期,他就常常在睡夢中聽見一段非常熟悉的鋼琴聲等到他漸漸長大,他就發現在他入睡的時候,這段像來自天堂的音樂就會出現在他耳邊,那個彈奏著音樂的溫柔女人是個美麗的天使,她從來不帶著眼淚,但是她全身散發著的氣息卻洋溢著傷心

   雖然還有很多的幸福,但是他可以輕易的看穿,那充滿哀傷的眼睛

 

   他曾經試圖在清醒的時候尋找這個應該是來自於天堂的天使,但是除了他房間裡鋼琴外,他從未在任何一個地方發覺天使來過的氣息當他輕輕按下鋼琴的按鍵時,幾乎就能聞到從琴鍵間隙流洩出來的花香,是百合花一樣的乾淨香味

 

   他問過碧洋姊姊會不會有天使來幫她彈琴,他漂亮的姊姊只是蹲下,然後用那雙好像能洞悉別人的冷酷眼眸仔細的看著他,小時候的獄寺從沒弄懂那注視裡潛藏著的感情,現在他回想起來才明白的知道那是厭惡和同情的混合

 

   碧洋琪姊姊會說:你可以不要睡覺親眼看她來彈琴

 

   在第一百次發問還是得到這樣的答案時,獄寺決定要睜著眼睛親眼看到天使來彈琴那天他拜託夏馬爾醫生讓他吃不會睡覺的藥,可是卻被拒絕,他只好轉而向碧洋琪姊姊求救在歷經非常恐怖的一段過程後,上吐下瀉完的他總算以半虛脫的清醒狀態躺在床上

 

   還沒出現……他焦躁的轉頭看向床頭旁邊放的鬧鐘,上面的時間顯示再過十分鐘就凌晨零點整了,然後他就聽到了一陣輕柔的腳步聲

 

   那陣輕柔的腳步聲延著長長的走廊傳來,輕得像踩在水面上濺起的微小水花,用著穩定的節奏慢慢的靠近他的房間,然後他聽見了門把被轉動的聲音

 

   是一個很漂亮的天使,有著一頭長到腰際的美麗頭髮,在今天亮的異常的滿月照耀下就像渾身被光芒包圍,她轉身輕輕把門掩上獄寺知道這就是他等待很久的彈琴天使,因為他可以聞到那撲鼻而來的百合花香

 

   獄寺看見她朝他的方向走了過來,他匆忙的把眼睛閉上

 

   纖細修長的手指撫上獄寺緊閉著的雙眼,然後她把唇輕輕貼上獄寺像絲綢一樣華美的臉頰上,幾乎捨不得把視線移開,她在獄寺耳邊輕輕的開口:我最愛的寶貝,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你都要記住我愛你

 

   她站了起來走到鋼琴前面坐下,然後獄寺就聽見了那每晚都在睡夢中聽見的旋律,在她指尖下的琴鍵都像著了魔一樣,就像手指在琴鍵上翩然起舞,每移到一個地方,那裡就會出現最甜美最溫柔的曲調,就像在夢裡聽見的一樣

 

   「你是天使嗎?」獄寺睜開眼睛躺在床上看著她

 

   她的手滑了一下,然後溫柔的轉身微笑看著他,她的眼裡是悲傷,即使在這麼濃重的幸福底下,還是可以一眼看破的悲傷她輕輕的開口,連聲音都像是最溫柔的旋律:我是你的天使,可是不住在天堂

 

   「那你住在哪裡?」獄寺從床上爬起來慢慢走到她身邊,她朝獄寺招招手,然後俯身把他抱上了她所坐著的絨布椅子

 

   「我住在鋼琴的旋律裡」她微笑著看著獄寺,手還是熟練而快速的在琴鍵上滑動

 

   獄寺把整個身體的重量都靠在她身上,聞著那已經盈滿整個房間的味道他就感覺莫名的心安,就像曾經躺在一大片草原一樣的清新自在紅紅的綢緞椅子、一架雪白色的鋼琴、一整個潔白無暇的房間、一個彈著鋼琴的美麗天使,如果是天堂,也不過就是這幾樣東西合在一起而已

 

   獄寺就這樣躺著賴在天使旁邊,之後的好幾天都是這樣,除了他三歲生日那天,她教他怎麼彈這首歌然後她就再也沒有來過了,就像消失了一樣

 

   獄寺曾經問過夏馬爾醫生,也問過碧洋琪姊姊碧洋琪姊姊只是抓著他的手把他壓在鋼琴前面,然後一次次的要他練習那首天使曾經教他的曲子,直到很多年以後獄寺的指尖還忘不那停留在上面的旋律

 

   碧洋琪姊姊說:在這裡,你要學會堅強不要想哭

 

   獄寺從沒那懂過碧洋琪姊姊想說什麼,直到他八歲那天,一個來的讓他措手不及的意外,他幾乎明白,他不住在天堂

 

   他只是想撿球所以才會闖進了廚房,他沒有想到會在那裡聽見傭人們的談話,他也沒有想過原來母親不是母親、碧洋琪姊姊不是碧洋琪姊姊,他也不知道那個彈著鋼琴的天使才是母親──一個來自日本的美麗鋼琴家

 

   他不知道所有的一切,直到他繞過長長的走廊找到在另一個廚房裡的碧洋琪姊姊,她沒有承認任何一句話,卻也未曾否認她只是告訴他:去彈琴,不要想哭

 

   不可以哭,這樣他才有力氣奔跑,跑離這個他以為是天堂的地方原來天堂裡面根本不會有這麼溫柔的音樂,只有地獄裡面才會出現,因為真正的悲傷透了,所以只有在最深的狹縫裡面才能聽見花開一樣的聲音,那是母親的鋼琴聲,每個每個晚上,他都會聽見的,由那個像百合花一樣潔淨的美麗天使所彈出來的

 

   是自己的家人,殺死了自己的母親獄寺睜大眼睛不讓淚水掉下來,他跑過長長的走廊,每經過一個人他都在猜測是不是這個人殺掉了自己的母親,是用什麼樣殘忍的心才能折斷那雙會彈鋼琴的手?是用什麼樣冰冷的槍管才能穿透像百合花一樣纖細的身軀?是用什麼樣的淡漠才會帶回母親幫他細心準備的禮物──然後還讓那上面染滿母親的血,像瀑布一樣還在滴著鮮血

 

   我最愛的寶貝,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你都要記住我愛你

   獄寺知道,他曾經有很多很多的愛,在那每一個音符躍動的瞬間

 

   我最愛的寶貝,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你都要記住我愛你

   獄寺知道,他的母親一點都不想這樣離他而去,因為鋼琴不是她親自教完的,而是碧洋琪姊姊……

 

   我最愛的寶貝、我最愛的寶貝、我最愛的寶貝、我最愛的寶貝、我最愛的寶貝……

   獄寺幾乎要崩潰了,他想要衝過去找父親,想要親口問他這一切所有的答案在哪裡但是他一咬牙,轉過身看著前面小小的光點快速的向前跑,他拔腿向前不停的跑,連哭的力氣都沒有,因為他要把力氣留下來逃離這個瘋了一樣的天堂

 

   直到他推開家裡豪華厚重的大門,他迎接到的是刺眼得讓他幾乎留下眼淚的陽光,還有那曾經以為是在天堂聽見到的鋼琴旋律這才是真正的天堂,只是要像離開那個地獄,有著這個旋律,哪裡都會是天堂,因為妳是住在鋼琴旋律裡的美麗天使

 

   獄寺躺在床上覺得眼睛乾澀的難過,但是他知道這不是眼淚,從他逃離那個地獄似的地方之後,他就不曾再哭過了他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長大?沒有人教過他是不是學會了不要哭泣,就算是長大了呢?

 

   嗶滴──,獄寺把床頭櫃上的手機摸了下來,散發著藍光的螢幕上顯示是來自山本武的短訊,不耐煩的嘖了一聲之後才把訊息點開,訊息很短,但是卻讓獄寺看了很久很久,山本武說:去彈琴吧,我在外面聽

 

   喃喃的念著誰要你多管閒事之類的話,獄寺還是從床上爬起來,站在床前掙扎了很久最終還是走出了房門走進他堆滿書籍和雜務的書房裡,隔著噴砂過的霧面玻璃他可以看見後面白色的鋼琴,就只隔了一道霧面的玻璃門,他卻覺得好遠

 

   他推開門回憶著已經多久沒有來彈琴了,其實根本就不用回憶,因為他每年就只有生日的時候會來,還有他生日過後五天會來──他生日過後五天,那就是母親的忌日

 

   每次看到這架鋼琴他就感覺上面覆蓋了很厚的一層灰,就像他的回憶一樣,每次回想起來都是這麼髒污不堪,那只是一個偽裝成天堂的地獄而已,就像這架鋼琴一樣,只會流洩出埋藏在狹縫裡的聲音

 

   獄寺拉過那張舖著紅色絨綢緞的椅子,他輕輕的坐在左側,還特別把右邊空了下來,就像在等著什麼人坐在他的右側一樣他知道這是一個他永遠也等不到的人,但是他只要坐在這裡就會知道,他曾經聽過鋼琴的聲音,曾經擁有過很多的愛,不只在夢裡

 

   指尖已經在顫抖,從好久以前開始他就不再彈琴了,只有每年的這段時間他的手指都會瘋了的一樣疼痛,因為那些早就已經深刻停留在他手指上的旋律他的手按上了有點冰涼的琴鍵,很清脆的聲音,然後他的手指輪流在琴鍵上快速的穿梭,每按下一個琴鍵他幾乎可以感受到從那細縫中流出來的百合花香,就像那天他靜靜坐在母親旁邊聞到的花香

 

   他沒有哭,只是按著一個一個的音符,讓整個空間都充斥著這一個旋律這是一個很美麗的旋律,就像來自於地獄裡最美麗天堂,只有那個地方才會在哀傷透了的時候出現一點溫柔,就算是這麼樣像水的溫柔,他還是可以輕易感受到那悲傷

 

   指尖滑過黑鍵,他知道他曾經有過很多的愛曾經在每一個晚上都會有天使降臨,曾經在每一個旋律裡面都流淌著溫柔,曾經在每一個眨眼的瞬間他都感受到想哭的衝動

 

   他曾經跑過長長的走廊,他曾經隔著模糊的淚眼猜測誰是兇手,他曾經以為要永無止境的這樣狂奔下去不過沒關係,他的天使住在美麗的鋼琴旋律裡面,哪裡也沒有走,一直跟著他一路狂奔

 

   獄寺的手指按在旋律的最後一個音上,他俯下身輕輕吻上了帶著百合花香的琴鍵,然後悄悄的離開,帶著所有曾經失去的溫柔,他有勇氣繼續向前

 

   再穿越原先的路線回到玄關,手搭在散發著冰冷金屬溫度的門把上,他猜想著門外的人會用著怎麼樣的姿態迎接他,不過不論結果如何,他一定會和山本武說:我已經不只是一個人彈琴了

 

 

 

 

  ×  ×  ×

 

這裡是後記:

想抱怨一下啦,最近快被他媽的工作給弄瘋了,真的會覺得很想喘口氣啊

這篇打了好漫長一段時間,整個就是有寫到我想寫的題材,可是感覺可以寫的更好啊~

反正這篇告一個段落了,我要寫寫其他想寫的東西了,哼哼

 

算了,最近我不要對獄寺隼人太仁慈,我真的被惹毛了!!

這是後話了,他惹毛我的原因極度幼稚,有機會我會承認的XDD

 

有喜歡到還是給我拍拍手吧XD,不然很沒動力啊ˊ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rstreet 的頭像
norstreet

你要知道,我並不無恥

norstre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