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新了這篇,幾乎是和鮮網同一個時間發(只有同一天吧 囧)
讓我們遺忘小細節,之後我都會先更新這裡再更新鮮網,因為朋友說了某種不可抗力的話(遠目)

我覺得他說的是對的啊,要做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親親刀BB


既然是同個時間發的想說的話當然一樣!

請直直的拖曳到最下方吧,親愛的寶貝們感謝(中間不用看嗎?咦咦咦咦咦咦)

其實最下面是在說電王//U//,好開心啦






   ×  ×  ×





   ──
如果有一天,即使我只剩下左手我也希望還有保護你的能力,如果有那麼一天
 
   第一次看見雲雀學長是在一個太陽很大的晴天,他站在學校大樓的陰影處等待漫長的體育課過去,然後他看見了沿著大樓頂樓鐵絲網延伸過去的盡頭有著一個人,那是站在廣大藍天底下也毫不遜於遼闊氣勢的男人,那個狹長的丹鳳眼緊盯著這麼無邊無際的刺眼天空,即使是要灼燒眼睛的炎熱晴空他也毫不放過的仔細盯著。
 
   後來他才知道那是雲雀恭彌,是學校風紀委員會的委員長,同時掌控著並盛中學的不良少年集團
 
   他有一雙很漂亮的狹長丹鳳眼,即使經過這麼久阿綱也記得那雙眼睛,在這麼強烈的陽光下依然漂亮的雙眼,就像雲捲過一樣。他瞇起眼睛想要看清楚那個靠在鐵網上的身影,修長的雙手交疊放在欄杆上,只有右手拿著柺子,左手的柺子被放在不遠處的地方微微反著光。雲雀學長的雲豆就停在他肩膀的地方,那個並不像大哥一樣寬厚有力的肩膀,卻讓他感覺是最強而有力的支柱,那是雲雀學長的肩膀,就像能一口氣扛下整個天空一樣
 
   阿綱伸出手擋住從頂樓邊界斜向射過來的陽光,張開手指,他可以看見雲雀學長依然站在原來的地方,瞇著眼睛好像在看著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這就是彭哥列十代目最強的守護者──雲雀恭彌
 
   十代目──!
 
   阿綱收回看向雲雀的視線轉回頭看著跑向他的人,其實不用回頭他也知道是獄寺,因為除了他以外整個並盛中都不會有人這樣叫他他回頭,在看見獄寺滿臉焦急驚慌的要他蹲下的動作之後他就後悔了,根本不該回頭的
 
   阿綱的眼睛看著從山本武手中扔出來的快速直球越來越接近他,近到就在眼前可以抓到的地方,然後他的眼睛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獄寺匆匆忙忙的從操場跑了過來,迎接他的是躺在地上而且左眼嚴重淤血的阿綱,而罪魁禍首──山本武的棒球還在旁邊的地上滾動著
 
   安靜的看著十代目一段時間,接著獄寺以非常多的炸藥扔了跑過來的山本武一身,他焦急的看著倒在地上的阿綱,一面跳著腳對打哈哈笑著的山本武狂吼
 
   發現他的狂吼對山本武這個棒球笨蛋根本起不了作用,獄寺惱怒的脅迫山本武和他一起把阿綱抬到保健室兩個人手忙腳亂的把倒在地上的阿綱抬起來,好不容易到了保健室卻發現夏馬爾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所以保健室是空無一人的狀態,在無法可想的情況下山本武自做主張的決定把阿綱帶到接待室
 
   在前往接待室的路上獄寺都在咒罵夏馬爾是個庸醫之類的,直到走到接待室的大門前看見了雲雀最得力的手下、並盛中的風紀副委員長──草壁哲矢,獄寺閉上嘴小心警戒著隨時可能冒出來的雲雀,山本則是天然笑著打開了門
 
   草壁哲矢只是冷淡的看了被山本武背在背後的阿綱一眼就讓他們進去了,一路上獄寺都繃緊神經低聲咒罵著,山本武則是笑著安撫他太敏感的神經
 
   「山本武,你說雲雀會不會又出現?」
 
   從上次在接待室和雲雀發生衝突之後獄寺和阿綱就盡量避免回到接待室,只有山本武完全不以為意,他把阿綱安置在長型的連坐沙發上,四處翻了一下找到一件黑色的制服外套,眼看沒有其他東西可以蓋,山本武只好把那件外套蓋到了阿綱身上
 
   他拍拍獄寺的肩膀餘裕的說:「嘛、只是受傷躺一下,不會有事的
 
   話才剛說完門就被推開,從陰影處走出來的是雲雀,他的丹鳳眼快速的瞇起看向兩個站著的不速之客,順著獄寺的眼神向下看,他才發現了躺在沙發上休息的阿綱,身上還蓋著他備用的制服外套
 
   「來幹什麼?」雲雀的手抹了漂亮的唇角一下,山本武可以看見從眼前快速掠過的金屬光芒,是雲雀的柺子感覺到身後的獄寺開始警戒,里包恩所說的殺手的直覺也讓他小心的把身體伏低,悄悄的退後了半步拉開距離
 
   看著雲雀還沒有離開過阿綱的目光,獄寺忽然覺得加倍的危險,他向右跨了半步靠近了阿綱一點,然後看著雲雀漂亮的眼睛開口:「十代目受傷了
 
   「愚蠢
 
   目光冷冷的移到獄寺臉上,雲雀自顧自的走進了接待室,完全不管還在小心戒備著他的兩人他挑了個靠近窗戶的椅子坐了下來,雙手環抱著把大半個身體靠在牆上,看著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兩個人,他終於不耐煩的下了逐客令:「滾
 
   「那、那十代目……」
 
   獄寺還沒說完的話馬上被雲雀粗暴的打斷,精明的丹鳳眼上挑,他說:「人放著,你們滾
 
   山本武敏銳的轉身架住想要衝向前和雲雀起衝突的獄寺,又哄又騙還是沒有辦法讓獄寺不要這麼火爆,直到山本武說要讓阿綱好好在這裡休息獄寺才忍下怒火他悻悻然的走出接待室,還不忘回過頭監視雲雀有沒有對阿綱出手
 
   「放心吧,我對草食動物沒興趣
 
   看著關上的門雲雀冷冷的說著,澤田綱吉還沒有辦法激起他的興趣,他真正有興趣的是老是跟在澤田綱吉身旁的那個小嬰兒,每次想到就讓他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
 
   澤田綱吉你到底有什麼能力?怎麼會吸引到這樣的人?
 
   雲雀盯著阿綱熟睡的側臉很久,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緩緩踱步到長沙發前,居高臨下的看著阿綱眼睛底下的淤血
 
   明明是個弱小的草食動物,可是他怎麼就這麼容易把自己陷入危險中?還是說,危險特別容易找上他人?
 
   雲雀輕輕的蹲了下來,看到他的制服外套因為阿綱的翻身而幾乎整件掉落到地上,盯著那個睡臉他掙扎了一下來是決定撿起來幫他蓋上外套才剛剛碰上阿綱的身體,他就睜開了朦朧的眼睛,對焦了好久他才吶吶的開口:「雲雀學長……」
 
   「嗯?」漂亮的丹鳳眼望進阿綱深棕色的眼睛裡
 
   阿綱這時候才察覺到雲雀和他的距離有多近,他的臉快速的泛紅,手足無措的向後退著才發現已經無路可退,慌張之中他扯到了雲雀手中拿著的外套然後就順勢翻落沙發
 
   「好痛……」摸著剛剛撞到地板的鼻子阿綱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後他發現了纏在他身上的外套還拿在另一個人的手上,而他幾乎就整個人這麼坐在雲雀學長的懷裡臉又再度的紅了起來,阿綱匆忙的拿了纏在身上的外套就拔腿而出,連一句道別的話都沒有說
 
   雲雀看著阿綱匆忙奪門而出的畫面忽然有點想笑,澤田綱吉還真像個女生,這麼小的個頭在不算高的他懷裡還真的顯的非常嬌小,他舔了舔乾澀的唇角,因為一整個早上的訓練他幾乎都沒有喝到水
 
   澤田綱吉……,一個要成為彭哥列十代目的男人
 
   雲雀走到窗戶面前看著天上幾乎沒有幾片雲的天空,今天的陽光依然強烈的嚇人,今天的天空也藍的讓人一看就想用力深呼吸雲雀的嘴角上揚成一個很優美的弧度,他握緊了右手的柺子,帶著那個熟悉的重量和觸感他又回到了頂樓
 
   阿綱匆忙的從接待室跑出來才發現他拿走了不屬於他的外套,不敢跑回去環給雲雀外套,他只好茫然的走回教室上課,卻意外的發現獄寺已經幫他請好了假,所以他就收拾了書包提早回家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阿綱真的很煩惱,外套一直拿在手上也不是辦法,但是他想不到什麼特別的理由要現在把這件外套拿去還給雲雀,雖然他是很想見到那個斜靠在學校頂樓鐵網上的修長身影
 
   「啊啊~~到底該不該拿去還啊
 
   砰!
 
   阿綱跌坐在地上看著佇立在眼前的一雙腳,然後視線往上──是這一代的不良少年在心裡很大的嘆了一口氣,他還是先把掉在地上的雲雀的外套撿了起來,然後小聲的道了歉就準備離開
 
   「道了歉就想離開啊?」
 
   對方非常不講向前進逼,直到阿綱已經退到了牆壁的一角還不肯放過,然後他抓住阿綱的衣領準備揮拳下去的時候一陣金屬光澤快速的掠過眼前
 
   是雲雀學長阿綱抓緊了那件黑色的制服外套
 
   只看對方狼狽的爬了起來招了手要其他的夥伴一起上,雲雀冷笑著舔了舔唇角,瞇起眼睛就開始揮動手上的柺子對方的人很快的就越來越少,雲雀揮動柺子的速度卻完全沒有减慢,直到一個偷襲的人撲上了阿綱
 
   沒有猶豫的用右手的柺子攻擊在他前面的人,他的左手則是俐落的抓住阿綱的手腕,不用太使勁他就把阿綱整個人抓近了他的懷裡,然後右手的柺子則是以非常尖銳的角度襲擊了偷襲阿綱的人的後頸
 
   瞇著眼睛處理掉了剩下來的人,在段時間裡手無縛雞之力的草食動物則是一直待在他的懷裡
 
   「雲、雲雀學長……」阿綱低著頭把雲雀的制服外套雙手奉上,可是卻一直沒有人接
 
   雲雀冷冷的看著阿綱,然後說:我不要了
 
   啊?阿綱愣了半晌才追上了已經獨自離開的雲雀,跟在雲雀背後的時候他一直就想問:為什麼只有右手拿柺子呢?
 
   忍耐了很久阿綱終於還是問了,本來以為會得到雲雀的白眼,可是雲雀卻意外的停了下來看著雲雀學長漂亮的眼睛阿綱就覺得臉一路燒紅上來,然後他聽見雲雀學長俯身靠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左手是用來保護你的,這樣的回答會太簡單了嗎?」
 
   摸著阿綱完全來不及反應的側臉,雲雀心情很好的把阿綱手上的外套蓋在了他的頭上,離去前他只是冷冷的說著:「小心危險,草食動物
 
 
   我的右手注定要拿著武器,所以就讓我把左手留給你
   這是負責保護你的手,這樣的回答,你還滿意嗎?





   ×  ×  ×


完全不是沒有靈感,只是我自己懶惰又任性所以遲遲沒有更新
正常來說速度應該是一天可以生一~兩篇的,可是我常常會被新東西給吸引啊 OTZ

最近被電王超級超級超級吸引中,我愛電王!!(撒花)
大家快點去看電王啦(滾動)

這篇就是一面強迫自己打多少字才能看一集電王而誕生的產物,以後這樣打文應該頗有效率
可是我想和電王粘在一起啦,讓我們粘在一起啦
話說,看著電王對里崩也會有很多靈感啊啊啊啊啊啊~完全不知道靈感是從何誕生的 囧
可能是因為心情好,所以文章就寫的順吧XDDD

這篇啊,嗯,大概就這樣
我要去看電王了(開心滾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rstreet 的頭像
norstreet

你要知道,我並不無恥

norstre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