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醞釀很久啊,從我有靈感到現在過了兩個月,神秘的表示我萌了山獄兩個月(咦)
某種程度上來說喜歡8059的真的很少啊啊啊啊--
我是花了很多時間才認清這點的蠢女人,怎麼會這樣子呢(滾動)

唉唉,總之就這樣了,打這篇的時候大腦完全放空
我以後會常常來更新的(承諾


話說,為什麼我都很難打到情色場面出現啊 囧
這就是我至今還沒寫過任何R18的場面出現的原因哦哦哦哦(這人在驕傲什麼 誤)
都是清水文//U//

 
  ×  ×  ×
 
   天空亮的很刺眼,放眼望去除了白色找不出任何一點顏色,天空緩緩的飄落細雪,幾乎所有的東西都像被停止在純白的雪堆裡一樣安靜,沿路除了少數的人影之外就沒有任何聲音,這是一個安靜透了的冬天
 
   山本武心情很好的走在前面,停在轉角處等待難得走在他後面的獄寺,後者正以一種極為緩慢的步調慢慢的摩蹭前進,他不停的拉高圍在脖子上的圍巾,嘴裡還不忘咒罵著這與義大利完全不同的寒冷冬天
 
   「嘛嘛、獄寺上學要遲到了呢」靠在轉角的電線桿上,山本武非常天然笑的看著獄寺難得的溫吞,大概是和天氣有關吧,山本武想,就像夏天廟會的煙花一樣,獄寺果然還是在悶熱的夏天比較有活力呢
 
   吵死了獄寺低聲咒罵著向前走,他把已經快凍僵的手放進了制服外套的口袋裡,可是這麼薄薄一層的布怎麼可能讓手暖和起來瞪了山本武一眼,他緩慢的獨自前進,沒有打算理會依然活蹦亂跳的他
 
   「遲到的話要留下來做值日生,嘛、這樣獄寺就不能和阿綱一起回家了
 
   回過頭瞪了山本武開心的臉一眼,獄寺還是為了他的十代目而慢慢加快腳步前進了,但是幾乎要凍僵的四肢根本就很難協調的前進,尤其是身旁還有個煩人的人在他旁邊打轉,獄寺瞪著山本武開口:「媽的日本冬天真冷!」
 
   山本武看著獄寺被凍傷的粉紅臉頰笑著把手搭上他的肩:「這還不是最冷的時候,春天雪溶化的時候才是最冷的
 
   皺著眉頭看著搭在他肩上的手,他挪了一下肩膀示意山本武的手滾開,可是完全沒有任何的效果,基於天氣很冷不想伸出手讓手凍傷的原因,獄寺決定今天就讓山本武的手放肆一天,等天氣暖一點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打掉那隻手!
   而且是狠狠的打掉!
 
   「是啊,冷到手都無法拿炸藥了」偏頭看著那隻依然搭在他肩上的手,獄寺沒好氣的加快了行進腳步把山本武甩在身後
 
   哪哪、那不是正好嗎?山本武完全不在意手被獄寺揮開,他依然發出愉快的笑聲從後面追了上來,然後拉出獄寺因為怕冷所以一直縮在外套口袋裡的手,他拿慣球棒的手筆獄寺的手大上許多
 
   媽、媽的山本武你有病啊!獄寺瞪著山本武的臉頰快速的泛紅,然後他用力的把冰冷的手抽離山本武的手,但是卻被不容拒絕的用氣用力握住了,山本武偏過頭笑著對他說:反正天氣很冷嘛!
 
   瞪著他發現發的反抗一點都沒有用的獄寺決定讓山本武繼續握著,畢竟他不想把力氣用來和棒球笨蛋吵架,而且這麼冷的天氣讓習慣於義大利炎熱天氣的他非常不舒服,有人願意讓他取暖也完全不是壞事,唯一的缺點就是被山本武牽著所以獄寺只好不甘願的跟著山本武的步調前進
 
   「喂、等我手暖了就炸死你!」
 
   山本武笑著看向已經走到他身旁的獄寺,後者正低著頭跟著他的步調走著,山本武可以輕易的從銀髮的間隙中看見他已經紅透的纖細脖子,笑著握緊了抓在一起的手,他問:那明年冬天怎麼辦?
 
   「還有明年?」
 
   看著獄寺震驚的臉山本武俯身在他的側臉偷了一個香,看著獄寺幾近僵硬石化的側臉他大微笑回答他:還有很多個明年
 
   「我討厭冬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rstreet 的頭像
norstreet

你要知道,我並不無恥

norstre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