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啊~我最近很努力在啃十年後的情況,平常下班回家時已經十一點了
我都會啃到一點多兩點多,中間拉拉雜雜的聊一點天、打一點東西、看一點漫畫,難怪我的文章進度永遠是靈感比打字還快……
 
我會好好檢討自己(抓抓)
 




  ×  ×  ×


 
   阿綱必須承認,在這麼無助的情況下他和里包恩都只能想到雲雀學長,雖然有變得更加可靠的山本武和獄寺在身邊,但是雲雀學長才是能真正讓他鬆口氣好好呼吸的人雖然他總是冷著一張臉,也討厭他們集體的行動,但是只要有他的身影存在,阿綱就能感受到莫名的勇氣,可以讓他毫無顧忌的繼續向前行
 
   或者真的就像里包恩說的,雲雀學長是彭哥列十代目最強的守護者──可是沒想到卻也在最重要的時候失聯了
 
   他深吸一口氣按照里包恩的說法去做,沒有思考過多繁雜的瑣事,他只是很單純的想著所有要保護的一切,無端被捲入的京子也好、依然是小孩子的一平藍波也好、遠在義大利度假的父母親也好、在他身邊所有做好覺悟準備改變自己未來的同伴也好,他想要保護整個並盛,這個把大家集結在一起的並盛,也是雲雀學長最喜歡的並盛
 
   他只是想要保護並盛,代替消失的雲雀學長
 
   他還沒睜開眼睛他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他可以感覺到戒指在他的手指上擁有的質量和異於一般金屬質感的熱度他需要在十年後屬於他的舞台裡面站起來,至少要有能力在雲雀學長遭遇危險的時候衝過去幫助他,雖然雲雀學長一定會用狹長的丹鳳眼冷冷覷他,並要他退下
 
   「十代目,你成功了
 
   獄寺站在山本武的旁邊高興的看著他,他發現山本武的手沒有遲疑的搭在獄寺瘦削的肩膀上,兩個人的話可以一起扶持,獄寺和山本手上的戒指早就散發著屬於自己的火燄,他們兩個都有能力和決心,是因為彼此就在身邊吧?雖然雲雀學長不在,但是那麼強悍的雲雀學長絕對不會放下手中的拐子,他只會瞇著眼睛冷笑,然後衝向前繼續咬殺,所以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嘛嘛、阿綱本──有緊急訊號!山本武握緊拳頭繃緊神經注意著四周,他和獄寺對看一眼就朝拉爾.米爾奇的方向跑過去,阿綱沒有多想也跟在後面跑了過去,不管是什麼緊急狀況,他只希望情況不要超乎他們所能掌控的
 
   是雲豆!看著眼前被數個液晶螢幕放大的那隻深黃色鳥類,阿綱怎麼樣也不會認錯,那隻曾經在雲雀學長肩膀上看見過無數次的寵物,連雲雀學長躺在並盛中學的天台發呆時都會隨侍在側的鳥
 
   「這是雲雀學長唯一的線索了!」阿綱大叫,他轉頭看向陷入思考中的里包恩和拉爾.米爾奇,不論最後他們思考的結果是怎麼樣,阿綱都不想放棄這道最後的線索,他握緊拳頭看著螢幕上越飛越遠的雲豆,直到收訊範圍消失在畫面上
 
   還是讓山本武和獄寺去追雲豆的訊號吧,說不定能成功找回雲雀里包恩制止阿綱想要開口說出的話,他說:蠢阿綱,你現在去也只是拖累大家而已
 
   阿綱在和太猿戰鬥過程中所受的傷並不如看起來的輕微,如果不好好靜養的話他之後好一陣都不能在戰鬥,在現在戰力吃緊而且敵人又特別強大的時候,他們並不能有任何閃失,尤其阿綱是重要的精神領袖和戰力,說什麼都不能讓他出去冒險
 
   阿綱自己心裡也知道,所以他只是看著山本武和獄寺兩人朝B出口前往神社,獄寺拍掉山本武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回過頭來對著阿綱說:十代目放心,我會把雲雀學長安全帶回來的
 
   「謝謝……,你們、你們也要平安回來喔
 
   獄寺揮了揮手就和山本走出B出口尋找雲豆的蹤跡,其他人不論多著急也只能待在基地裡等待他們的好消息
 
   蠢阿綱,彭哥列十代目最強的守護者可是雲雀恭彌里包恩難得的沒有反折阿綱的手,他只是任憑阿綱在寬敞的基地裡來來回回走著,然後視線不停的膠著在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液晶螢幕上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阿綱只知道他的腳幾乎走到沒有感覺了,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的心裡也可以麻痺,這樣才感覺不到疼痛,他才可以好好的呼吸,而不是像現在連呼吸都覺得灼痛
 
   嗶嗶──阿綱快速的衝到螢幕前,看著螢幕上出現的三個紅色動點,正以異常緩慢的速度朝基地的B出口前進,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山本武和獄寺帶著雲雀學長一起回來了,不過看樣子是受了不輕的傷
 
   「能把螢幕切近看影像嗎?」阿綱急迫的轉身問將尼二
 
   可以將尼二移動滾輪椅子到控制裝置前,熟練的操弄幾下阿綱就看見了眼前放大顯示的三個人影,山本武的右手被劃開一個很大的傷口,可是已經利用炸藥的燒傷止血了──大概是獄寺做的,獄寺則是渾身浴血呈現昏迷不醒的狀態被山本武背著,原本一頭顯眼的銀髮都因為血液而凝結成衣條一條的紅色血柱,然後殿後的是雲雀
 
   是雲雀學長!阿綱看著他小心翼翼的看著四周的一草一木,拐子也呈現警戒狀態被他平舉在胸前,上面大面積的血塊讓阿綱很難想像他們經過什麼樣的混戰,尤其是緊貼在雲雀臉頰旁還在滴血的頭髮,他很少看過這麼狼狽的雲雀學長,尤其是已經脫離戰鬥範圍還依然這麼緊繃的雲雀學長
 
   里包恩,他們回──阿綱才剛轉身就受到里包恩來自背後重重的一擊,他面無表情的開口:蠢阿綱,我不是說了,彭哥列十代目最強的守護者可是雲雀恭彌阿綱吶吶的說著還是會擔心之類的話,還是沒把眼光從螢幕上離開。
 
   他們三人小心而緩慢的前進,直到走到一個定點時雲雀突然不再移動,只是定定的朝著某個方向看,然後阿綱就看見雲雀學長經過多個螢幕放大的狹長鳳眼專注的看著攝影機的鏡頭,不論是不是多餘的錯覺,但是雲雀對著攝影機舔著唇角的動作讓阿綱忽然感到臉上一片燒燙──雲、雲雀學長,應該不會知道他正盯著螢幕看吧?
 
   阿綱從來都不會唇語,可是盯著這麼大的螢幕看著雲雀學長似乎帶著冷笑的嘴角他忽然想哭,雲雀學長那有點像喃喃自語的要求,是他第一次相信自己可以明白唇語的內容他快速的轉身往B出口跑了過去,把錯綜複雜的地下路線遠遠甩在後頭,他知道自己要過去那裡,不管面對的是怎麼樣的未來
 
   心跳非常的快,不過阿綱還是非常仔細的聽著出口外面傳來的聲音,如果開始下起了暴潮一樣的大雨就表示他們已經快抵達出口B了,所以山本武才要使用匣子利用大雨來多加一層掩蔽他的心跳很快,快到他害怕自己聽不見外面滂沱下雨的聲音
 
   如果雲雀學長他們能平安回來,不管身上有多少傷口有多少痛苦都沒有關係,至少大家可以一起牽著手走過;如果雲雀學長他們能平安回來,不管以後還有多少戰鬥有多少死亡都沒有關係,至少看著他們他的心裡就會燃起勇氣。
   他們一切都好,至少還有力氣活著走回來
 
   阿綱看著撒入出口B的陽光開始減少,然後是下雨天特有的潮濕泥土味,他忽然覺得眼睛也開始霧氣得難受,然後他聽到了永遠也不會忘記的大雨聲,伴隨著遲緩的腳步聲傳來的是混濁的喘氣聲
 
   那個雨聲終於來了,像貫穿所有畏怯的滂沱大雨聲,這個雨聲會帶著所有他想念的人一起出現阿綱舔舔已經有些乾澀的唇角,他心急的等待那個將從出口B走出來的人,他要像他要求的一樣,在他踏入這個地方的時候,和他說──
 
   歡迎回來
 
 
 
 
後記→
 
這篇是打算送給雨哥的雲綱文,可是感覺完全沒什麼雲綱味啊 囧
雨哥我對你不起……
 
最後的設定是在下著大雨的時候再見面,完全是因為要配合雨哥哥的名字XD
親親雨哥哥請笑納,我下次會努力改進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rstreet 的頭像
norstreet

你要知道,我並不無恥

norstre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